第一百零八次对不起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4-07 13:27 阅读:
  木风静静地看着我很久很久才慢慢的说:“洛秋水,你实在是一个不错的女人,你美丽温柔,更不可多得的是拥有一颗善良正直的心。”

  我不懂他为何会突然这么夸我,我很得意。如果你被一个很帅的男人夸赞,你是不是也会很得意。但是,我当然要矜持,我可不能因为一顶高帽得意忘形。

  我微笑淡淡地道:“你真这么认为?可惜你看错了,我其实一点都不温柔温柔女人实在不适合警察,可我是。”

  木风还是不肯放弃,笑道:“你至少是警察中最温柔一个。”

  我不想否认,但是也不想承认,只是轻轻笑了笑道:“谢谢你。”

  清凉的晨风透过落地窗的纱网,从花圃中送来月季和金银花的芬芳。几只颜色很是艳丽的小鹦鹉立在墙头唧唧喳喳的喧闹着。我悄悄瞟了一眼眼前这帅气的师哥,刚毅俊朗的面容似乎天生就有着一种威严,只是此时竟像是微红了脸。

  过了很久他才呐呐的道:“我今天要你来,其实……其实因为上官清,……”

  我讶道:“上官清怎么了。”

  木风沉吟着,终于下定决心道:“他出卖了你。”

  我几乎跳了起来,这死皮赖脸每天对我甜言蜜语殷勤不断的家伙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我尽量压抑住此时怒气,咬着嘴唇道:“你怎么知道得?”

  木风咬着牙,呐呐道:“我实在不想告诉你这些,只是我不想让你受到更大的伤害。”

  我在等他说下去,他终于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缓缓吐了口气道:“你知道在警局中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他的事我知道的总比别人多得多。他的秘密根本躲不过我的眼睛,我的也同样躲不过他的眼睛关于他为何出卖你我不想说太多,你自己总会发现的,希望你别太难过。”

  听他这么说,我的确不能不觉得有点难受。这是真的吗?我当然不相信!杀了我我也不会相信!可是木风怎么会说谎。这只怕是真的。我的心有点慌了。我虽然嘴里说讨厌上官清,可是我心里却是不能一天没有他的啊。他若背叛了我,我该怎么办?

  木风静静地看着我,突然又叹了口气道:“今天下午月颜咖啡厅,你就会知道我说的没错。希望你要挺住,有些人是不值得你去留恋的。”

  我茫然的点了点头,喃喃道:“谢谢告诉我这些,我不会难过的,你放心。”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难看到了极点,我当然最好赶快回家去,只有那里才是我最最安全的港湾,我怕自己忍不住要哭。

  木风好像很明白我此时的心情,他轻轻叹息一声安慰道:“回家去吧,实在忍不住大哭一场也好,人生难免失意,重要的是要有一颗坚强面对的心。”

  我在心里叹了口气,咬着嘴唇道:“我会的,再见。”

  我起坐离开时,听见木风长长地吐了口气。

  我一整天都沉浸在回忆中,就像我已经失去了他一样,可是等到下午真的来临时我又有点不甘心了。

  我乔装打扮了一番悄悄溜出家门,穿过喧闹的集市,寂静的小巷,走到那家咖啡厅的对面

  还好,咖啡对面是一家茶餐厅,有着宽大的落地窗户正好可以很清晰的看见那家咖啡厅的门口,甚至可以看清楚里面两张桌子上的客人的尊容。我像一只狐狸一样潜伏在那里等待着我的猎物。

  他来了,一辆银白色的别克君威缓缓停了下来,他就很从容的那车里钻出来,满脸堆着笑,活像捡了一大包美元。但是,车内还有人!我睁大眼睛看着,心乱的像一团麻。她怎么还不出来,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子?她有什么魅力?上官清一定不耐烦了,我若在车上赖着不出来,他就会不耐烦。可是这次他没有,他轻笑着将头伸进车窗。我感觉一定在吻她,然后他就牵着那女人下了车。看见这人我当真吃了一惊,那女人竟是他的同学以前一次同学聚会上他曾指给我认识的。在那一刻,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眼泪放肆的汹涌流出。我恨自己为什么这么命苦。难道那么多的付出这样眼睁睁付之一炬。我想起了昆仑奴,黄衫客,可是那只是别人编出来慰藉自己故事世间不会真的有。那我该怎么办,就这样放弃吗?不放弃又能怎么办,他的心若已属于别人,我要来又有何用。可是怎么会这么快,我怎么一点都没察觉?他们是不是很久就已在交往。我实在忍不住心中的怨气!我一定要问他,为什么

  我止住泪水,结账。然后挺着胸膛走进对面

  上官清吃惊的看着我,呐呐的道:“洛秋水,这么巧,你也来。”

  我嗤之以鼻,就在他们中间坐了下来,哂笑道:“你不欢迎吗?”

  上官清叹了口气苦笑道:“怎么不欢迎,你来了正好,我郑重向你介绍我的新任女朋友夏侯小鸣,希望你以后多多照顾。”

  我气往上冲,冷笑道:“原来嫂子,却不知几时勾搭上的啊。”

  上官清失笑道:“你忘了我们是老同学哦。”

  我故意惊讶道:“是吗?我真忘了。”

  上官清可真会装,一脸无辜地道:“你……有事吗?”

  我气不打一处来,突然有种想打人的冲动,忍不住,站起来,啪的一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耳光。狠狠地瞪着他道:“我当然有事,我是专门来打你的。”

  上官清终于忍不住,变色道:“你疯了,我招你惹你了,你给我滚。”

  我的眼泪忽然再也忍不住,他叫我滚,我亲耳听见的,绝不是听别人瞎说。我还有什么话说,我被骗了,像个傻瓜一样被上官清这混蛋涮了。但是他却叫我滚。我真想杀了他,我已经摸到了我的枪,可是我没有拔出来。

  因为夏侯小鸣说话了,她既没有惊讶也没有恐慌,只是淡淡地笑道:“想你一定是有什么事误会了,何必冲动,静下来慢慢聊聊吧。”她真沉得住气,是不是因为她是胜利所以那么矜持?而我竟然失了分寸。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