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时节雨纷纷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4-02 13:56 阅读:
清明时节雨纷纷
(一)王发家史

  清明节,很不好过。

  生活在大湾王家大家族的王如是想,王家是一个大家族,如今有数千人,而这数千人中,各精英人物都如后春笋般的涌现!

  清明节,王家祠堂是要举行清明会,这天,那些做了坏事,或不守妇道的媳妇,那日子是很不好过的,有的甚至会丢了命,那就是沉塘。

  王很好赌,而那种赌性到了无法改变的地步,别人说要他改掉赌博,除非让不吃屎,而怎么改得了吃屎的本性呢?

  不过,王是靠赌发家的,那是上世纪60、70年代,生产大队发展副业的时候,他是个石匠,在四川做石匠副业修水渠时,他赢了那个包工头800多元钱,逃出来回家发了财。

  王原本是逃不出来的,他用烂衣服塞在那个北京皮包里,别的赌徒都以为北京皮包里是钱,而他赢钱又放在裤包里,他趁外出上厕所时逃掉,当别人怀疑他逃跑时,就打开王的皮包,看见里面全是烂衣服,才知道上当。而那群输疯了钱的赌钱,是不会放过他的。

  王逃出来后,躲在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看见那群人在找他,他没有出声,当那群人到他身边,他连气都不敢出,差点憋死了他,可为了那些钱,他认为这样值得的。

  王把那800多元钱带回家,修了房子,留下些钱放在银行里吃利息,在那个年代有800多元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那是一个农民10年创造价值

  王有了钱,腰板就硬了起来,走脚步声都震得山响。很多人也认同他,并且好多人都给他说媳妇,而那些漂亮,都冲着他有石灰炫壁的五间瓦房想嫁给他,人有了钱也会有名,王在王家大家族里,谁都认识。

  王干副业干出了名,也许是那次赌博赢了800多元钱。好多人都跟他学石匠手艺,目的是想有机会像王那样,赌博有机会赢800多元的巨款。

  王的石匠徒弟越来越多,而他们的手艺越来越精,可他的为人也越来越受别人尊敬,那是因为他有他做人的原则,一切为钱而活,一切为钱而过。

  王家是一个大家族,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什么样的没有走过,而王记忆深刻的一次是,他家的工分,一年的付出,还不够买那点公粮,还差80多元钱,可那80多元钱差点害死了自己母亲,而他母亲认为没有那80多元钱去买公粮,也会饿死家中任何一个人,因为那时80多元钱,可以买回一个人的口粮,可他们家8口人,差一人的口粮,其他7口人的口粮就不给,这明明是生产队长整他们一家人,可王家是一个大家族,谁有难谁都帮,王家数千人,你出一角,他出一分,硬是凑齐了那80多元的救命钱,在王记忆里,钱就是生命,没了钱就没了生命。而那80多元钱让王知道家族的力量知道钱的力量

  那年清明节,以王家差生产队80元钱为主题,清明酒会就在王家祠堂举行,族长说:“王家是国姓,就应该有国姓的样子,应该团结一切力量发展王家”。那一年清明没有杀人。

  王领着他那些石匠徒弟,为王家祠堂作了些修缮,使他更赢得族里长者的尊敬,而他自己认为,那是他还族里为他筹集过80多元口粮钱的人情。

  王有了钱,人也变了,变得更好赌了,以至于妻子多病,他都不管,他年老的父亲,更不过问。

  一次妻子快要病死了,而那个来送信的亲人告诉他,你妻子快死了,而他告诉那个人,说我打完这一战牌就去,可打完那一战牌,输家输了钱,就不放他走,要求再战,否则赢的钱要留下。王没有办法,就再战一场,当他战得正厉害的时候那个报信的人又来说,他妻子已经死了,叫他快点回去,而他反而吼那个报信的人说:“为什么她会在这个时候死呢!”钱是赢了不少,可他没了妻子

  当王回家看见已死的妻子,他心里滋味很是不好受,可人死不能复生,他忍痛准备埋葬他的妻子,可那没有人愿帮他抬他妻子上山,因为他在别人有事的时候,只知道打牌赌博,从来没有别人帮个忙,后来,还是族长出面,叫家族里的人抬王妻子上山,本来本家族死了人,是不能让本家族的人抬着上山埋葬的,因为那不吉利!

  哪一年的清明节,王被族里的族规,打了几十大板屁股,教训他不要烂赌。

  那一年变了,变得浪子回头金不换,族里的人还准备给他找媳妇。当然只能找二婚嫂,死了丈夫的那种,他不能去害,何况还有那么年小伙子没有娶到老婆呢!他也不能占了的份子,按王家庭实力,娶是绰绰有余,但族里有规定,死了老婆的再娶,只能娶寡妇,否则就得让男子绞刑!

  王很快就娶到一个寡妇做妻子那个寡妇的男人是外出割猪草,被山上的石头滚下来砸死的,不过两个孩子,一儿一女,那是寡妇必须再嫁的原因,因为她被生活的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并且寡妇门前是非多,其实并非她门前是非多,而是那些已婚或未婚男子,都想在她身上沾点便宜,因为她长得漂亮,很多人见了她都想啃她几口。她男人家族说他是扫把星,是她克死她男人,并且说她面带桃花,总会克死男人的。

  那个寡妇嫁给王,有一个条件必须带走她自己的一儿一女,因为她要让自己男人的骨血成长为人。其实那个寡妇也可以不带那两个孩子,他们有伯父和叔子,可那个寡妇想到自己做寡妇的日子想起来就寒心,死了男人生活中的大山没有依靠,而那些叔子借开玩笑,占她的便宜,还趁机占有她,而叔子那么多,每一个都得罪不起,都必须让他们占有,那她的日子成什么样,要跟那么多的人好,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一旦她自己有不干净日子拒绝他们,他们就找麻烦,赶你走出他们家族,要不去族长家告状,吃不了兜着走,否则清明节就不好过了。

  有一年清明节,那个寡妇跟叔子干那好事,被族长撞上了,族长要打死他们,要不就要她与族长干那苟其之事,她从了那族长,清明节,那族长还为她搞了个贞节牌坊,目的是想长期占有她,可寡妇的那些叔子们,敢怒不敢言,并且那些人也不是省油灯,就想方设法害死了那个族长,新族长上任,那个寡妇才翻了身,才有机会嫁给王,当然,新上任那个族长知道贞节牌坊之事,就拆掉它,她才有嫁人的机会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