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故事新编 > 严禁舒服

严禁舒服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3-28 14:58 阅读:
  毛主席逝世后,生产队里召开了一次社员大会,人头如萝卜一般,密密地种满了一坝。妇女主任感慨:“人活在世上好造孽(可怜),连毛主席,本来打主意活一万岁的,都说死就嗙珰一声死球,何况我们!”女人们早就准备好了现成的眼泪,整装待发,随时流给大家看,这时候,就开了闸,流得汹涌澎湃,惹得男人也忍不住跟着呜哇了几声。

  哭够了,妇女主任又发言:“从前是伟大的领袖毛主席和勤劳的李队长领导我们我们一直紧密地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如今毛主席不在了,但李队长还在,我们应该紧密地团结在以李队长为首的生产队周围!为了无限怀念毛主席,上级要求八亿中国人民化力量悲痛,三天不搞‘快乐活动。公社(乡)的党员干部决定,三天不够,改成三十天!‘快乐活动有哪些呢?大家听清楚,记牢实!那就是,不准敲锣打鼓,不准唱山歌,不准结婚,不准过生(做寿)。一句话归总,只要舒服的事,都不准整,要整必须等三十天以后再整!”

  有人问:“那么准不准吃肉呢?吃肉就舒服。”

  妇女主任沉默一瞬,去看李队长。见他没有反对,便宣布:“可以吃。”又补充,“我们贫下中农吃肉,不是为了舒服,而是为了搞好身体,抓革命促生产。所以,就是吃肉,也应该流着眼泪吃;就是有肉,也不准吃得太多。你吃飙稀了怎么反过来化无限悲痛为无穷力量,怎么搞生产!”接着训人,“这都不懂不懂就各人打耳光,打完了,就懂了!”

  没有人打耳光。但又有人“嗨”一声,将所有目光吸过来,问:“那么准不准和老婆睡觉呢?这是最大舒服。”众人钝重地怪笑起来,有人笑得不能出声了,就抱住肚子哼哼。突然,喉咙们一下禁了声,也许因为它们的主人想起笑也是舒服,同样在严禁之列。

  妇女主任尚未开口,李队长已经站起来大声抢答道:“王二娃,全中国人民都悲痛得不得了,伤心难过擤鼻涕,恨不得排着队替毛主席去死,你还有心思说僿话,还有心思老婆乒哩乓啷睡大觉!听好了,耳朵再莫生翅膀了——不准!不准!不准!不但你们不准,这三十天里,也不准老母猪配种,配就杀了!就是看见鸡公踩蛋,也要飞起一脚把它们踢散,然后一坨子把鸡打成血雾!不管男人女人只要发了骚情,为了毛主席,都给我憋着,憋一个月!我偏不信会把男人的电筒给憋断了,把女人的蚌壳给憋堵了!要晓得,连中央领导都把卵油(精液)憋着的,要放到时候趸放。依我看,只有美帝和苏修才不憋,不但不憋,还会天天猛亲老婆一嘴,还会敞开嗨呀嗨呀地放卵油!”

  这时妇女主任的右肩猛地一塌,左臂猛地一举,领头詈骂:“打倒美帝苏修!不准美帝苏修放卵油!不准美帝苏修舒服!”众人愣了一阵,也跟着喊,没喊前一句,只喊了“不准美帝苏修放卵油”,声音非常宏亮,响彻云霄,充分展示出我伟大中华民族很不好惹。

  李队长又说:“老实话嘞,哪个憋不住了,可以唱几嗓子,不准唱趴稀稀的歌,只准唱‘哭歌’(哀乐)!不准在心里酝味,越酝越有味,越管不住自己我们贫下中农个个都是在苦水里漤大的,还怕憋!”

  众人无话。有的想笑,又不敢笑。王二娃摸了摸额头上放着的帽子,也无话。那帽子在前,脑瓜顶在后,像被忘记了似的,远远地独立着。都各自慢慢散去。

  当天里,王二娃就遵照李队长的指示,在家里放声高唱“哭歌”。社员们跑出门碰头,说:“王二娃憋不住了,想放卵油!毛主席死了——-毛主席怎么也会死呢?连中央领导都憋着,不放卵油了,他敢舒服!”

  几天后,唱“哭歌”的人增加了许多。到后来,男人唱,女人也唱。终于有一天,人们发现,妇女主任的男人也唱,李队长也唱。李队长唱的时候,还宣读了倒计时:“王二娃注意了,王二娃注意了,再憋八天,就可以放卵油了!!”又一天,则是“王二娃,只憋七天了!”其实王二娃早就不唱曲了,不晓得其“快乐活动是否已经起步。就这样,全生产队的年轻男女,都唱着“哭歌”度过了规定的日子;都感慨毛主席不能死。

  第三十一天,村里的空出奇地静。月亮圆得很壮。一切喧嚣都转移到房子里去了。虽然各位已经憋了很久,但不管怎么说,苦日子总算到头了。这是组织上的关怀啊,组织的恩情永不忘啊,应当感谢这个感谢那个啊,说不定有人还热泪盈眶了呢。可不要小看睡觉,睡觉也能充分体现上级的温暖的。如果上级像后来的金正日那样,要百姓三年不搞“快乐活动,强制悲伤,你又能如何所以说,知足者常乐啊!

  接着,队里又开会,把社员们表扬了一通,说是大家憋得好,憋出了贫下中农的本色,没有让美帝苏修看到笑话

  但是,是不是每个男人,为了毛主席,都坚定地和舒服顽强抗争,没有放卵油,经受住了考验呢?是不是每个妇女都很纯洁,甚至越来越纯洁,为了毛主席,一次拒绝老公合理的无耻需求呢?不!许多事情到了关键时刻,总会出几个败类。这一次的败类,是王二娃。照说两口子的事,怎么查得清呢?查得清。甚至不用查,它就会自我暴露。王二娃两口子,在哀悼期间,搞了“快乐活动,也即“整了舒服的事”,就是自我暴露的;只不过,是十个月后暴露的。队里决定斗争王二娃。因为他的老婆在坐月子,妇女主任说为了发扬人道主义,就暂时不斗了,另外选个好日子加倍补上。

  斗争会开始后,王二娃很不老实,反复抗拒道:“你们说得有名有姓,有头有尾,就是无凭无据。我没有老婆舒服的事!我的卵油全部憋在蛋米子里头的!”李队长质问:“那么老婆为啥现在生娃娃?”来势很猛,显得仇恨极深,像是老婆被人搞了,捉奸被人打了。王二娃瘪瘪嘴:“哪个婆不生娃娃嘛!”“什么时候可以生,现在就是不能生!毛主席丢下我们刚好十个月,现在生,就证明你在那三十天里放了卵油,搞‘快乐活动了,和美帝苏修一样了!而且你不止放一次,要不你不就成‘神枪手’了!”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